萝卜茄子丝瓜荔枝黄瓜草莓

      萝卜茄子丝瓜荔枝黄瓜草莓已关闭评论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他的声音落下,让青古界主和青昊王都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面庞浮现出轻蔑的笑容,连同一些其他脉的青年少女都不由掩唇嗤笑。

而这一脉,更是令得旗峰王、纪彩彩、柏妖王这三位八脉的年轻一辈,感觉脸上火辣辣的,论实力,他们的确比不上一脉青昊王等人。

“族比跟可没什么关系,八脉想要胜过我们一脉,痴心妄想。”青昊王冷笑道,嘴角掀起一抹讥讽的弧度。“青昊王,话不要说的太满,免得到时候让自己下不来台。”忽然,青涴张开朱唇,清眸里散发着点点寒意,盯着青昊王道:“们一脉虽然强,但一味的自恃自傲,阴沟里

翻了船也不知道。”

青昊王双眸微微眯起,嗤笑道:“青涴,这口舌之利的本事,恐怕是跟影杀王学到的吧?他能战胜雷霆王不过是运气好而已,但族比可不是靠运气取胜的。”

“是不是运气,到时候,手底下见真章。”青涴面色淡然,清清冷冷的说道。

“说这些撑面子的话我没兴趣,不过族比的时候,我可不会手下留情。”青昊王冷哼道。青涴能说出这番话来,倒是让卓不凡,旗峰王、柏妖王和纪彩彩都愣怔了一下,青涴性子清冷,平时也很低调,没想到会当众说出这番话来,至少她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八

脉的人。

柏妖王虽然还是有些不爽青涴,但心里也不由佩服,至少他还没胆量敢跟青昊王这样说话。

“族长,我先回了。”青古界主冷冷看了一眼卓不凡,又看向青筵族长,拱了拱手,旋即,率领着一脉年轻一辈的子弟,大步离开了大厅。

见到青古界主离开,卓不凡这才看向青曳界主说道:“青曳界主,这极晶仙弓交给。”

海边奔跑制服少女

青曳界主笑道:“影杀王,这次为我们八脉挣了一口气,而且赌约能赢也是全靠,这极晶仙弓给吧。”

卓不凡皱了皱眉头,他已经有了修罗血刺,即便在生死级法宝中,那也是顶尖的法宝,旋即,他看着青涴说道:“青涴,这张极晶仙弓就送给吧。”

“送给我?”青涴愣怔了下,清眸瞪圆,抿着嘴唇。

“不是说要打败一脉那几个嚣张的家伙么?若没有一件趁手的法宝,怎么能行?”卓不凡笑道。

青涴犹豫了一下,伸手接过极晶仙弓道:“谢谢,影杀王。”

“我们是朋友,干嘛跟我这么见外,况且我手中还有几件顺手的法宝。”卓不凡摸了摸鼻子。

谁都没想到卓不凡会将一件生死级法宝随便送人,即便自己使用不上,但也可以换取许多修炼资源,倒是青曳界主面庞浮现出一抹略显揶揄的笑容。

而这种笑容被心思敏感的青涴捕捉到之后,脸颊顿时变得绯红,微微发热。

“青古界主还真小气,居然把这种有缺陷的法宝给我们?”纪彩彩撇了撇嘴唇,有些不满的嘟囔道。

“这件法宝有缺陷?”卓不凡问道。纪彩彩点点头,说道:“当年青古界主在古魔禁地得到极晶仙弓整个青龙族都知道,这件宝物在生死级法宝里也能排到顶尖的位置,但可惜,极晶仙弓内少了玄晶,只能勉

强算是一件生死级法宝。”

青涴摆弄着手中的极晶仙弓,卓不凡也看见了,在仙弓黄金分割线处,有一个六边菱形凹槽,应该就是放置玄晶的位置。

难怪,刚才青古界主将极晶仙弓拿出来,青昊王脸上一点肉疼的表情都没有,原来这件宝物是鸡肋,食之无味弃之可惜。

“玄晶哪里可以找到?”卓不凡问道。

“极晶仙弓是在古魔禁地发现的,想要寻找玄晶,应该也要去古魔禁地。”旗峰王这时忽然开口说道,“不过那个地方,想要寻找宝物可是极其危险。”

“有极晶仙弓也挺好。”青涴淡淡一笑道。

“影杀王,跟我来一下,其他人都回去吧。”这时,青筵族长忽然说道。

听到族长发话,其余人也都相继离开,而卓不凡则跟随族长向着青龙殿后面走去,穿过一条长长甬道,来到青龙殿后方,芳草萋萋,小河流水,景色幽静。

青龙族长停下脚步,双掌负于身后,静静的看着前方的河水流淌,卓不凡在他身后停下脚步,拱了拱手,疑惑道:“族长大人。”

青筵转过身,回头看着卓不凡,眼睛里却凝聚着点点精芒,似乎要将他全部看穿一般,沉吟道:“在化清池底部除了得到燃血术,是否还得到了一块黑色木牌。”

卓不凡微微愣怔,没想到青筵连他得到神秘黑木牌的事情都知道了,剑眉微微一簇,他本来想隐瞒这件事情。

“刚才我没问,也不用担心,只是我有些话想告诉。”青筵沉声道。

卓不凡点点头道:“我在化清池底部,除了得到燃血术,的确还得到了一块苍峰界主留下的木牌。”“那木牌应该和古魔禁地的一些宝物有关系,当年苍峰得到那块木牌,整日茶饭不思就盯着那木牌看,后面方才创造出了燃血术,不过他性子浮躁,一直想要追求所谓的最

强实力,最后葬身在了古魔禁地,没想到他会将那木牌留在化清池里。”青筵道。

“族长,是说我手中得到的木牌跟古魔禁地的宝物有关系?”卓不凡问道。

“应该有关系,不过当年苍峰界主研究了很久,也没研究出什么线索,但性情却越加狂躁。”青筵族长说道。

卓不凡点点头道:“族长大人的意思是这块木牌很可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情,或者是心境?”

“嗯,所以我要提醒,需要谨慎,否则一个不小心,就会落入万劫不复的地步。”青筵道。

“我对自己的心境还是有些信心,木牌我也一直用真元包裹收藏在空间戒指里。”卓不凡微微一笑道。

“族长,请问古魔禁地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卓不凡问道,他不止一次听到这个地方。青筵族长似叹了一口气,再度回过头,视线落向远方,沉吟道:“古魔禁地,那是比远古战场开启还要久远的事情,古魔入侵,被一代祖龙镇压的地方,便是古魔禁地。”